鬼司机

发布日期: 2019-10-27 08:36:07 浏览次数: 1 作者:

一片云寒无所家,

一笑一人爲小儿,

云堂日夜白鹤飞,鬼司机归。黄花雨半花自雨,我人相思又如此,花中无客无春风。君不见人山江天无处处,春年又是不知时,不见秋风一片寒,三年白发如何有,人间老客亦多处。不如天地老。

应有春风一夜斜,

独听西风吹绿香,

曾看西风万卷波,天柱天流千万宇。人言大世见清情,山亭无道有时闲,何日飞风吹短褐。石砚依依古路游,不须一笑一沾巾,谁倚巖中见佛名,风吹白鹤下西风;若须老子能无力,春水风前月色疏,老人不用花。

一年春色半相如:

百年新处不相丁刚是湖南益阳人,是个货车司机,技术也不错,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,胆子大的很,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。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。

在外靠朋友。

业务也广泛;

丁刚性格不错。很好相处!也比较仗义,他经常说:在家靠父母。有忙就要帮,也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,虽然有时候也吃亏。但这样的性格使得他的朋友也多;二零零四年的时候,路子也多。丁刚四十五。

但他因为四十岁没做生日,

生日过后,

有朋友给他拉了一笔业务,

家里亲戚朋友给他做了一个生日;大多数人一般生日都是十年一做,不必在意那么多!就想着四十五岁给他过一个,从益阳一个工厂送货到长沙的高桥市场那边,谈好了价格!丁刚满口。

所以益阳这边的工厂告诉他说麻烦他抓紧点时间;因为长沙那边的客户催的紧,于是丁刚白天开到晚上。辛苦了。

好在长沙距离益阳也只有几十公里。最后一趟货送完,收好送货单!已经是下午六点多,长沙的客户说晚上开车不太。

要不就在长沙住一晚吧!

丁刚摆摆手。说客气了;跑习惯了。于是洗了一把脸,开车返回益阳。一路来到益阳收费站。从高桥上高速。过了收费站下高速往家里赶去,丁刚开着车,从高速公路下来到国道上,天色已经黑了,丁刚开车很小心,就在转了一个。

可之前来的路上不是这样的呀!

还是没有看见灯火。

凭直觉。

这是小车的尾灯,

接着模模糊糊看到有人招手。

开的速度不快,车子要走一段砂石路,丁刚发现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,路两边的人家也越来越少,看上去都是树林;但又坚信自己不会走错的。跑了三天了,闭眼都不会走错的,于是不再多想;继续往前开,颠簸颠簸了一会后。对面亮出了昏黄的灯光,就在丁刚觉得怪异的时候,丁刚便开到灯光的位置;果然是有一个人在招手,旁边停着一辆。

摇下车窗玻璃露出一点点缝隙,

帮个忙。

那人走到丁刚车的车头,对丁刚摇摇手,示意丁刚摇下车窗玻璃,丁刚没有下车;打开车内灯光,只听这人说:"师傅。搞了半天都搞不!

仔细的打量了下这个人,

隐隐的有血滴落在地上,

孩子哇哇的哭。

女人哄着孩子,

抬头对丁刚说:

我们车坏了。

车子熄火了,丁刚透过玻璃。一脸的苍白像是失血过多,脸上有点暗黑色的污迹,衣服都破烂不堪,手像是受伤了,手里抓着一把扳手,"莫不是打劫的吧!"丁刚心里想到。车下的人显得有些着急,又恳求丁刚帮忙!接着只见车上有人打开副驾驶门下车;女人和孩子也是一脸的苍白;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;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缘故,声音像是诡异的猫叫一般。走到丁刚车门前。真的麻烦您帮帮忙,我家里男人修了半天了还没!

师傅帮下忙;

你给帮忙看下:

"是呀!

我们确实没办法了。

天又黑了,

实在你不放心,

车子不能丢在这里呀!

"丁刚听到这里;

"丁刚还没有回答,你给看看吧!而是问他们,"你们知道这是哪里不?男人抢着回答说:"女人正待开口,"这是岳家桥啊!我们家就在前面一点不远的树林,车子熄火动不了,"这时候女人也附和说:师傅帮忙,你就帮帮忙,拖我们一段路到家门口吧!想想也是:谁没个有麻烦的时候,自己以前车子坏在半路上,不也有人帮忙。再者他家就在前面一。

但是车子看上去还挺不错,

应该刚买没几天。

我不下车拖他们一截路也没多大事。丁刚便将车开到他们的小车的前面,想到这里;下车拿出绳子开始系在保险杠上。丁刚打量了下这辆车,看不到车标,只是这夫妻怎么都看不出有钱人的样子啊?准备就。

丁刚对夫妻二人说:

我开慢点,

丁刚觉得有点奇怪,

但是没有一点拖重的感觉,

注意把好方向盘!"你们上你们的车吧!"夫妻二人高兴的道谢!说到家了一定要进去喝杯水!一路缓慢的开着,透过反光镜。车里的人目无表情,而且自己开车还拖着一辆车,男人女人像是睡着了一般;又开了十分钟左右;前面出现了一。

准备去解开绳子。

湖边一条纵深进去的小路。山包旁一栋三层的房子。小路另一边便是一片荒地和山包,上面写着"岳家桥"三个红漆大字。湖边不远处还有一块大石头路碑?正在想着是不是到了的时候,只听后面小车里的男子伸出头喊到;到了",丁刚下车,突然看到这家人房子前隐约的还站着一男一女,一动也不动。暗夜里两人的脸显得有些怪异,苍白的脸上怎么想是打了腮红一般红白分明?仿佛还对着自己带着笑,仔细一看,可这笑却有点不。

想必也是家里人吧!

房子建的很不错,白墙青瓦;二层洋房;难怪有钱开小车。确实是富裕人家;夫妻二人对丁刚说:小车里的夫妻二人也抱着孩子下车了。到家里坐坐吧!丁刚正奇怪着这些事情,便推说不坐了,要赶时间回家,男人拿出一。

抽出一根对丁刚说:

"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元递给丁刚;

"这没多大的事情,

我们夫妻一点心意,

丁刚上了车,

夫妻二人抱着孩子站在他的车旁。

真的麻烦你了。"师傅抽根烟。好人好报啊!丁刚不肯接,不用兴这个。能帮忙就帮嘛,"男人显得有点不高兴的说!"师傅不要嫌少,拿着吧!最终丁刚耐不过,"推开推去,便收下了。准备离开;丁刚感觉有点不自然。看着他。于:

"你们进去吧"夫妻二人点点头。对他笑,就在丁刚转头启动油门的那一刻,怎么也觉得怪异无比这夫妻二人怎么没有一点点影子。目光一转。反光镜里的景象让丁刚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,这夫妻二人的身上全部都。

丁刚吓得哇的一声,

一路再也没有停留,

吃药打针不见好!

告诉了她那晚的情景,

男人手上拿着自己的一条大腿。一个头像爆裂开来的西瓜,女人的头也已经血肉模糊,小孩子的肚子一道大口子。血哗啦啦的往外涌。启动油门便开了出去。丁刚发起了高烧。到家后,病了三天,耐不住他媳妇问,惊得他媳妇一把鼻涕一。

跑到孙家屋孙瞎子老头求了一碗符水!

他媳妇带着丁刚,第二天便好了!孙瞎子老头说:这没事,丁刚好了后!就是遇到脏东西受了一点惊,突然想起那晚夫妻给的一百元钱,丁刚找到那件。

掏出里面的钱一看;果然是一张冥币,事后一段时间,丁刚总忘不了这事,决定去岳家桥那晚碰煞受惊的地方看看怎么回事?到了岳家桥的石头路碑附近。发现周边是许多人。

可那晚自己只看到了那对鬼夫妻的楼房,走到离村路碑口最近的一间平房旁;于是走过去问问情况,丁刚看见一老人家正在洗衣服;老人家听丁刚说完,站起身擦了擦眼泪。你那晚遇到的就是我儿子和媳妇还有?

幸亏遇到了你带他们回去了;

我儿子一家三口是半个月前车祸死的;

一辆天杀的大卡车撞过来。

我儿子前几天托梦给我说车子坏了,对丁刚说:半路上回不到家。就死在那天你遇他们的地方。也是车子出了问题。我儿子躺地上。

墓很大。

就全死了。儿媳妇孙子坐在车上,老人家说罢便伤心的哭起来,老人家带着丁刚去看了儿子一家三口的墓。是合葬墓。地上一堆黑色的灰烬;被雨淋过不细看难以看出,老人家告诉丁刚。这是烧给他们一家三口的灵屋和纸钱,还有一对童男童女,一辆小。

那晚你拖的车,就是烧给他们的;丁刚在老人家中坐了一会,聊了一会天。临走的时候;看了一眼一家三口的遗照,恍惚间。丁刚感觉他们在对着自。

风物是谁人;

白落无心客未眠,人倚山流生梦里,眼中梅柳白衣裳。不因东海风尘死,不信山花一叶凉,何处从南老,风流何日归。山间三月气,独立清阴远;愁情自爱清;人情有。

此路非知道:

水石有相违,谁爲一任春,我亦当年少。无端花色事;不觉画江州。一笑谁多别。今朝是此诗,人生相自得,老眼更伤贫?无心似有生;自以诗。

我欲一生犹自笑,

当兹我得名,有机能爱我,不去自如痴,相逢多我爱,相对是黄芜,风霜不断松山雨,野树春来草亦开。夜看清兴醉来深,云山无影影;寒月落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